水母

曾经眼里没有别人,享受着自己的幸福,可那段幸福的日子好不真实,我掏心掏肺,得不到应有的回报,开始埋怨,其实有什么好埋怨的呢,路是自己选的,要不要走下去也看自己,何必变成仇人那么丑陋呢。想开了就好了,至少曾经相爱过。

当这个想法迸出来,觉得自己很可怕,但也无可奈何,还能怎么办,做一世的俘虏吗?

看不懂剧情,学不会表演,再相爱的两个人也不一定就能够走进对方的灵魂;沮丧吧?并不,只要努力学会忍耐,爱情没了,但可以继续坚持拙劣的表演,行迹。